通过高招双向选择根除“预录取”顽疾

熊丙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预录取”本来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因为在当前高考中,合法的“预录取”,只存在于自主招生阶段。而据笔者了解,在招生期间签“预录取协议”,已经存在多年。之所以可以带病运行多年,主要原因是,地方教育部门追求教育政绩的心理和高校追求招生政绩的心理一拍即合。

现在教育部发文明令禁止高校“预录取”,高校将不能再以预录取之名进行忽悠。但这一禁令能否得到切实执行,前景并不乐观。从各地的媒体报道看,一些名校并没有改变传统的招生做法,只是把“预录取”工作做得更为隐蔽。为此,一方面要严格执行教育部的禁令,对高校的任何“预录取”苗头加以制止;另一方面,要让考生和家长明白当前的高考录取规则,不能轻信高校的“预录取”承诺,而且对高校的违规行为要进行检举。只有这样,才能杜绝高校违规“预录取”,为所有考生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最终切实保护每个考生的权益。

而从健康的考生和学校的关系构建出发,我国应推进高考制度改革,在高考升学中实行学生和学校的双向选择,如果学生可以充分选择学校,学校也拥有充分的自主权,大学将难以用招生手段来抢生源,转而会关注教育质量和教育服务,以此来吸引考生选择本校。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 )